上陵牧業訴黃河銀行案將擇期宣判 類似案件的結果是這樣的

導語:國浩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黃志敏告訴新三權報劉子沐,新三板公司是公眾公司,法院裁判案件的時候會進行利益的衡量。而且這是新三板市場首例募集資金被強行劃轉事件,具有示范效應。

正文:

自去年10月,新三板公司上陵牧業(430505.OC)定向增發募集的近2億資金被黃河銀行以擔保責任為由強行劃轉之后,134位上陵牧業中小股東將黃河銀行告上法庭,該案例已經于6月21日正式在寧夏高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案件具體情況請見《首例募集資金被強行劃轉事件后天開庭 上陵牧業134位中小股東起訴黃河銀行

有媒體報道稱,黃河銀行辯護律師在庭審中表示,原告的訴求應該針對公司大股東、實控人、上陵牧業董監高等,如果原告發生損失,這些人是案件的直接責任人,請求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而新三板也報道了上陵牧業沈致君五問黃河銀行,將大股東個人行為凌駕于公眾公司制度之上,是黃河銀行對證券和金融兩個市場秩序的嚴重損害和挑釁。詳情請見《上陵牧業沈致君五問黃河銀行 你們是不是徹頭徹尾的惡意串通?

那么以往公眾公司類似案例都是怎么樣的結果呢?國浩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黃志敏為新三板報提供了多個案例樣本及相關的法律法規。

擔保糾紛案件征求意見稿明確信息披露重要性

原來,在2018年8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就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征求意見稿)》(下稱“《征求意見稿》”)。

其中,第六條第三款規定:“上市公司為他人提供擔保,相對人依據規定進行形式審查的,應當以上市公司公開披露的信息為準。擔保權人在接受上市公司提供的擔保時,應當審查上市公司的披露信息。”

第五條規定:“持有符合法定或章程規定多數表決權的控股股東、公司實際控制人未按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一款規定以公司名義為他人提供擔保,公司以擔保事項未經決議或者未經適當決議程序為由,主張擔保合同對其不發生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公司為上市公司的除外。

公司股東未按《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以公司名義為其他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相對人能夠證明被擔保的股東或者受實際控制人支配的股東依照《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三款的規定回避表決后,以公司名義提供擔保的股東所持表決權仍過半數的,對相對人主張由公司承擔擔保責任的訴訟請求,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公司為上市公司的除外。”

可見,上市公司的大股東或實際控制人要以公司名義提供擔保,就必須進行表決,還有回避這個表決,最終以公開披露的信息為準。也就是說,上陵牧業大股東要為上陵集團提供擔保就必須召開股東大會,并且要信息披露。而黃河銀行要以上陵牧業的信息披露來確認擔保是否生效。而且征求意見稿明確指出,事項未經決議或者未經適當決議程序為由,主張擔保合同對其不發生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這正是134位中小股東訴訟代表沈致君指出的問題所在。上陵牧業作為公眾公司,新三板市場作為場內市場,上陵牧業同時也是上市公司,所以這個征求意見稿對134位上陵牧業中小股東是有利的。

三個類似案例均勝訴

國浩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黃志敏為新三板報提供了三個類似的上市公司案例:

2019年1月2日披露《廣西慧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關于收到法院判決書的公告》顯示,慧球科技(600556)《擔保函》沒有經過股東大會、董事會,也沒有對外進行信息披露,因此上海高院依法不支持躬盛公司訴請的慧球科技承擔擔保責任。

ST信通(600289)在2019年1月2日披露的《億陽信通股份有限公司關于涉訴事項進展的公告》 中提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六條規定,億陽信通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但本案無證據證明億陽信通已經完成上述法定內部決議程序,因此,億陽信通不應當對億陽集團和華夏恒基的債務承擔保證責任,對華夏恒基的該項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2019年6月4日,ST巴士(002188)收到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同樣依據《公司法》第十六條規定和《公司章程》,即使巴士在線公司在涉案《保證合同》上加蓋了公章,也不能就此認定系巴士在線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原告疏于審査巴士在線公司對本次擔保所作出的股東大會決議,應承擔對其不利的法律后果,對原告主張被告巴士在線公司承擔擔保責任的訴訟請求,深圳南山法院不予支持。”

上述三個案例與上陵牧業類似,不同之處在于被告方是金融體系的一員:黃河銀行,而且資金已經被劃轉走。不過,以上述案例推測,上陵牧業134位股東勝訴并追回投資款可能性較大。

針對此案, 國浩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黃志敏告訴新三權報劉子沐,新三板公司是公眾公司,有限公司都是非公眾公司。法院裁判案件的時候會進行利益的衡量。上陵牧業股東訴黃河銀行案件當中涉及到公眾公司的董事會、股東大會制度。還涉及到制度本身要不要被保護的問題。所以這個新三板市場首例募集資金被強行劃轉事件具有示范效應。

他表示,如果上陵牧業股東敗訴,從法律層來說,就是不保護公眾公司的制度,那么今后會有更多的公眾公司被大股東操控和綁架。所以他判斷公開審判的目的就是要提醒銀行在接受公眾公司的擔保時,要有更高的注意義務,而且這樣的義務也是能夠通過查閱公告做到的。

現在法院為了保護公眾公司的基本制度,比如禁止公眾公司股權代持的制度就會援引《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四項。所以黃志敏判斷黃河銀行要被判定擔保無效退錢。

新三板報客服微信號“></div><!-- /adman_adcode_after --><!-- --><!-- Page reform for Baidu by 愛上極客熊掌號 (i3geek.com) --> <div class=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

最新評論

  • 平分秋色

    希望要結果

  • 劉 子沐

    感謝指正錯誤,我們及時更正稿件內容。再次感謝。

  • 童欣

    這篇文章不實!回天新材今年5月上午已完成一期回購5000萬元(已公告)。6月上旬

  • 徐

    不是所有的企業都可以去科創板的

  • 劉 子沐

    這條新聞一發布,就有投資機構聯系該公司準備調研,我們知道這條新聞的重要性,目前只

天津时时彩华彩